字体大小

AAAAA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

收藏本书

确定 取消

第四章 麻烦的开始

      “白翎,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能看见鬼?”聂华雨又问我。

      我定定看了她一会儿,点点头:“你别害怕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哇!你真的能看到鬼啊!”是我想多了,她不仅不害怕,甚至还无比激动的抓着我跳起来:“你就是传说中的阴阳眼?!电影里有,没想到现实中也有!哇塞,欧巴,你太厉害了!”

      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说,能见到鬼神的人是有天眼的,这样的人都有神佛护佑,不然会被鬼怪缠身。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神佛护佑,我只知道我不喜欢我这双眼睛。“好了我们走吧。”我对聂华雨说,这个地方不宜久留。

      聂华雨也知道这个道理,点点头,率先往大门走去。我看到了她的影子,长发凌乱,头发几乎把她整个影子全部都包裹在了里面,她的影子,还是两个。

      “走啊,你愣着做什么。”聂华雨回头叫我,我抬了抬眼镜,跟了上去,一起离开了仓库。

      我们离开仓库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,将近夜里1点钟了,我说送聂华雨回家去,但是聂华雨却说她是一个人住,今天发生了这种事情她害怕,她说她那个小区也很诡异,不敢回去,我说那怎么办,她说要跟我一起回家,我吓得眼珠差点瞪出来了:“我也是一个人住在出租屋里啊,你确定要跟我回家?”

      “想什么呢!”聂华雨小手戳了戳我胸膛:“脑袋里思想别那么黄好不好?好歹我两现在也算是难兄难妹生死与共过了,我去你家借宿一晚又能怎样?”

      好吧,今晚这件事,不管怎么说,也算是生死与共了吧,我抓抓脑袋:“可孤男寡女的你不怕你名声”

      “哈哈哈,就你这闷样,我还怕你非礼我不成?要非礼,也是我非礼你吧!”聂华雨大笑了起来:“你有朋友吗?”

      我摇摇头:“我没有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,看你这样也知道你没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我抬头看向聂华雨,就那么看着,微低了头觑向投在地上的虚影,叹气:“你不怕?”

      聂华雨打了个激灵,捶了我胸膛一下:“你别乱吓唬我!好了,我也不笑话你了,天太晚了,你就收留我一夜吧,放心,我不会非礼你,我也知道你是好人,不会对我怎么样的,对吧?”

      我拿这小丫头没办法,只好点点头答应了,这是我第一次带女孩子回自己的出租屋。

      因为没文化又没钱,就只能在鞋子商场附近地下一个废弃的房子里,这里以前是储物室,房东把这里随便改造了一下,租给穷人。房子常年见不不到光,也有些霉味,聂华雨一进来就开始咳嗽,我有些不好意思,收拾了一下门口堆着的几个鞋盒子:“我都说了我这里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有什么的,咳咳。”聂华雨用手扇着灰尘:“我说你多久不打扫卫生了啊?这扔了满地的东西你也不收拾收拾啊?”

      “一个人住,有什么可收拾的。”有女孩子在场,我显得有些拘谨:“你要不要喝水?我给你倒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用不用。”聂华雨在我屋子里转了一圈:“你的床就和客厅,饭厅全部连在一起,连个隔间都没有?”

      这就一间房,卫生间还是在外面的公共卫生间,哪里还有隔间,我抓抓头发:“要不我去外面将就一夜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啊!”聂华雨叫住我,往我床上一坐,把她的随身背包放床上:“算了,本小姐呢,也不是讲究的人,更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,你这里的环境还不是最差呢,至少还有张床,还有冰箱,还有吃的,对吧。”

      她把‘吃的’这两个字咬的很重,我愣了一下,这才明白了她的意思,赶忙去开了冰箱,拿了两瓶牛奶出来,递给她一瓶:“抱歉啊,其实我冰箱里也没有什么吃的”

      “嘻嘻,有牛奶也是好的。”她冲我笑了一下,那笑容,真的特别可爱。

      不过我忘记了,牛奶过期了,我和聂华雨喝完过期的牛奶之后,轮流在外面的公共厕所跑了不下二十趟,腿都拉软了,然后我被聂华雨暴打了一顿扔到门边,裹着床小薄毯子靠在墙上,那死丫头倒是好,大咧咧躺我床上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谁说长得可爱的女孩子都很文静的?我揉了揉被她掐痛的胳膊,忍不住笑了两声,然后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忽然我脑袋里出现了聂华雨的长发影子,我一下子睁开眼睛,一切如常,聂华雨在床上呼呼睡着了,倒对我真没什么戒心,我叹了口气,重新闭上了眼。到底怎么回事呢,聂华雨的那个影子,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昏昏沉沉间,我好像回到了大山里,回到了小时候,那个时候能通灵的长辈们经常会指着我说一些我不懂的话,比如他们从不允许我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在外面,比如他们从不允许我在祭奠的活动中出现。

      梦里的山还是秀丽的,水也是清澈的,我独自在山间牧羊,因为走得稍远些,也便没注意当头的日头已经渐渐西沉。当我发现黄昏渐近的时候,挥鞭驱赶羊群时,才发现前方有个模糊不堪的身影。我不记得这片山中除了我还有谁回来,心想可能是谁家的亲戚来玩,迷路了吧,便想上前问问。忽然女孩出现在我脸前,七窍流血献血满面,一对眼珠子跳在了脸外面。

      “啊!”我惊叫了一声,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“叫什么啊!”一个枕头砸在我脑袋上。我抱着枕头,擦了把额头,原来是个梦,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  聂华雨正在我屋子里乒乒乓乓的不知道弄什么,我揉了揉眼睛:“你做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  “报答你呀。”她头也不回的说。

      我站起来,她刚好拉开了我家的窗帘,从地上透下的阳光极难得的透进了我的地下室,有些不适应阳光,我眯起眼,当我看到房间里的变化说,惊悚的张大了嘴巴。

  

  1、点击下方收藏,将本书放入书架!

  2、如您在本站阅读遇到任何问题,欢迎加小九QQ:1766987408

  3、扫码下面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“九一神书网(jiuyishenshu)”方便下次阅读,公众号菜单栏点击读书进入网站,搜索 灵魂摆渡

限时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