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大小

AAAAA

背景设置

白天夜间护眼浅粉青春

收藏本书

确定 取消

第三章 黑玉

      虽然我大小就能看见鬼,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恐怖,阴气那么重的厉鬼,我不禁用力咽了咽口水,慢慢往后退,厉鬼一直在看着我,似乎在考虑是先吃我还是先吃聂华雨,然后厉鬼重新转向了聂华雨,朝她的脑袋便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“住手!”我再次大吼。

      但厉鬼根本不管我,我眼睁睁看着厉鬼的牙齿就在聂华雨脖子上了,可紧接着下一秒,眼前却忽然闪了一道白光,太亮了,我下意识闭上眼,耳边传来厉鬼很尖锐的嘶吼,我很快睁开眼去看聂华雨,她依旧完好无损的躺在地上,而厉鬼捂着脸撞在了另外一边的货架上。

      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显然这个时候如果不对付了厉鬼,我和聂华雨都没法活下去,想到这里,我立马摘下了鼻梁上架着的厚重眼眶,将脖子上戴着的项链拿了出来,我脖子上戴着用深红檀香绳子拴着的黑玉。

      我18岁那年,刚刚来到这个华丽的城市,在路边遇到了一个老头,他说他是个算命先生,说我天生阴阳命格,专招厉鬼,克亲人克妻子,克上司克朋友,但凡与我亲近的人都会被我克死,并且无解,然后他就给了我这块玉佩,他说以后如果遇到不干净的东西,就拿出黑玉,咬破自己中指指尖的血滴到黑玉上,便能救我性命。因为我能看到鬼的原因,更是因为家中变故,便把算命先生的话放在了心上,并且从此黑玉不离身。

      小时候常听长辈们说,中指指尖是人的精血所在。我按照那算命先生的话,将中指指尖咬破,滴上黑玉,黑玉发出了一道紫色的光,像漩涡一样快速在我面前盘旋转动,漩涡上陆续出现了一些符文,我看不懂,很快,我看到漩涡中央竟渐渐出现了一把刀,漆黑色的刀,月牙的形状,漩涡消失了,这把刀躺在我面前的地上,安安静静的,我原本以为会像小说里那种,刀身泛光,上面刻着古老而神秘的文字,然而现实是,这把刀既没有发光,也没有神秘文字,连花纹都没有,就像一把杀猪刀,还是弯曲的杀猪刀。

      厉鬼缓和过来了,冲我大叫了一声,然后朝我疯了一样的冲了过来,我本能的蹲下身拿起了杀猪刀,然后挡在眼前,厉鬼也在我眼前了,厉鬼血肉模糊的脸快要贴上我的脸了,距离近的我都看到她的牙齿有几颗了。

      完了,我想我肯定是要死了,就这一把杀猪刀能怎么救我的命啊!情急之下我紧握的杀猪刀,却不小心划破自己的眉心,来不及感叹运气不佳之时,奇迹便发生了,杀猪刀忍上顺着眉间血珠蜿蜒而下的还有幽若的光晕,光晕一圈圈一层层激荡出凌厉的紫光。光芒迸发的瞬间便将那厉鬼紧紧缠绕其中,被包裹住的厉鬼在看不见骇人的模样,却发出声声凄厉的哀嚎。就在此时,我紧握的杀猪刀突然一个冲劲,带着我便向前冲去。紫光环绕的杀猪刀扯着我的手臂高高抬起,照着那团光便砍了下去,伴随着厉鬼最后一声尖锐而不甘的嘶叫,厉鬼在杀猪刀下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  伴随着厉鬼最后一声尖锐而不甘的嘶叫,厉鬼在杀猪刀下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  眨眼间,紫光消失了,我只觉浑身一股疲意袭上心头,就像是身体里所有力气全部都被吸走了一样,杀猪刀从我手中滑落,清脆的发出声响,掉在地上,我双腿一软跪到了地上,然后正面朝下的扑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再之后,我就失去了意识

      当我昏昏沉沉醒过来的时候,我还在仓库里,我撑着身体缓慢坐起来,头顶灯光依旧大亮,警察也没来,聂华雨依旧躺在不远的货架下,那把杀猪刀不见了,我摸了下脖子,脖子上的黑玉还在,安静的坠着,就像一块普通的吊坠。

      我休息了一会儿,感觉身上力气缓缓回来了,这才站了起来,往后踉跄了一下,我及时扶住身后桌子,看到桌子上摆着的我的眼镜,我拿过来,戴上眼镜,这才晃晃悠悠的去找聂华雨。

      “聂华雨。”我轻轻拍拍她的脸:“聂华雨。”

      她身体动了动,我又叫唤了她两声,她才缓缓醒了过来,可能是看到我激动的,一下子就扑进了我怀里:“白翎!”

      我本来也很虚弱,被她这一扑,直接扑坐到地上去了,有种劫后余生的高兴,我笑起来:“我们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  “呜呜呜到底是怎么回事啊!”聂华雨毕竟是小女孩,一下子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女孩子一哭我就没办法,手忙脚乱的安慰她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些事情,我也不是善于言辞的人,支支吾吾半天都说不出半个字。

      聂华雨哭够了,情绪也平静下来了,泪眼婆娑的忽然问我:“我们是不是撞鬼了?”我一愣,不知道该回答是,还是该回答不是。

      “你不用骗我,我知道的。”她身体忽然颤了颤:“最近我总是感觉周围很阴冷,身体也经常发冷,有些时候走着走着会像撞到人一样,但我抬起头的时候前面都是没人的,最诡异的一次是,在我家小区楼道里,有一次,我生生上了几个小时的楼梯都没有回到家,我家只在四楼而已,我偷偷上网查过,网上说这叫鬼打墙,最近身边发生的灵异事件实在太多了,你说今天仓库里,那人忽然死了,我忽然昏迷了,会不会是”

      我听着聂华雨断断续续的话,皱了皱眉,确实,我感觉她身上阴气与平常人比较是有些重,而且她昏迷之前那道白光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“还好,有奶奶给我的护身符。”聂华雨说着,从颈间掏出一个精小的挂件。

      “这是”我迷了眼睛细看着上面的纹路,这是犀牛角制成的铭牌,细细一条,上面镌着细碎的花纹,这是护身符?可就我所知,犀牛角,是通鬼灵的一种东西啊。

  

  1、点击下方收藏,将本书放入书架!

  2、如您在本站阅读遇到任何问题,欢迎加小九QQ:1766987408

  3、扫码下面二维码或搜索微信公众号“九一神书网(jiuyishenshu)”方便下次阅读,公众号菜单栏点击读书进入网站,搜索 灵魂摆渡

限时免费